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一百七十章 迎刃而解

时间:2018-05-18
感谢HXTX二弟的热心帮助和解答,天地作为长篇其实并不适合浮躁心态下的网络阅读,这其实需要静心阅读并慢慢体会的。
  我向HXTX二等兄弟和同好们推荐使用电子阅读器来阅读天地。
  fudanqing提出希望情节上有起伏有波澜的问题,从短期来看没有,但从长期来看是有的,而且还大。
  总的来说,这是兴之所至的游戏文字,本无一定之规,我也不希望有任何限制。但还是谢谢大家的关心。
  ☆☆☆☆ ☆☆☆☆ ☆☆☆☆ ☆☆☆☆
  回到婷婷家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一点,大家都有些饿了,看到婷婷妈準备的满满一大桌子丰盛饭菜,顿时食慾大开,美女们也顾不得优雅风度和靓丽的形像,纷纷大快朵颐起来,连婷婷的弟弟小刚都有些看傻了。
  不过现在的高中生似乎也成熟得早,他贼呵呵的目光不断在繁花四艳如花似玉般的漂亮脸蛋上扫过,一遍又一遍,总也看不够的样子,谢娟是清秀妩媚之美,叶锋是丰满柔顺之美,月琴是少有的冷艳中带风骚之美,而这些都是小美,真正的大美则是潘莉,美奂绝伦地美得令人陶醉,美得众人不敢生出亵渎之心,高贵,典雅,宁静,让其余诸女失颜无俪,真是旷千载而特生。她高挑妖冶的身姿,一颦一笑中烟视媚行摄人心魄,似乎每个男人见了都有种热乎乎的感觉。
  由于这次随车来的谢娟是潘莉的专职司机,我不用考虑酒后开车的事情,没有了后顾之忧,便放心和段伯伯推杯换盏起来,我们漫无边际地闲聊着,品着五粮春的美妙醇厚,「系出名门,丽质天成」的川酒就是好啊,口感醇厚香味悠长。酒逢知己千杯少,也许一直没有人陪段伯伯好好喝一杯,他今天兴致很高,不知不觉中多半瓶就下去了。
  见我喝得高兴,饭桌上的气氛也逐渐活跃起来,大家纷纷夸奖婷婷妈的厨艺精湛,弄得她笑得合不拢嘴了。「潘总,要我说你这繁花的员工还真是个抵个的,个个高挑漂亮像模特一样,干起活儿来也利索,又有礼貌又懂事,真不知你们是怎么调教出来的,」婷婷妈是个老奸,见她一张嘴,我就竖起了耳朵,等她放完前面这烟幕弹后的下文,「我们家婷婷,说实话在家里有些娇生惯养,不怎么懂事,以后进了繁花,就请你多照看一下这个小妹妹了。」
  「婷婷妈您太客气了,繁花本就是老大的私人企业,像我们这些都是为老大打工的,婷婷既然是老大的女朋友,今后进来还要请她多照看我们呢,」潘莉笑着打起了哈哈,还促狭地对我挤眉弄眼,弄得我半天做不了声。「是啊,婷婷是老大的女朋友,自然我们老大会好好照看她的,您就放一万个心吧!」一听这嗲声嗲气的声音,不用抬眼皮我都知道是骚货月琴在跟着起哄了。
  看我有些发窘,骚货暗自窃喜似乎逮着机会一样,没被胜利蒙住眼,宜将剩勇追穷寇的感觉,直接端着茶杯站了起来,「咱们白老大也是老大不小了,虽然经常自吹钻石王老五,但现在社会上这么乱,他这么着老钻石下去也不是个长久之策,我们姐几个早就鼓捣着他成个家,既然这次和婷婷把关係定了下来,我看还是趁早找个机会把大事儿办了,也好给婷婷妈抱个孙子啥的。」还没说完她就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然后看看我,有些似笑非笑甜中带酸的感觉。
  我知道自己的婚事是个极为重大也极为敏感的事情,平日里大家避之唯恐不及,有意无意地绕开这个话题。但这次到云山,月琴她们似乎觉得有些小题大做,关键是婷婷又不怎么懂事,才几天时间就总显摆自己是我的女朋友,无意中已经有些得罪了她们。
  「来来来,我辜月琴以茶代酒敬老大和婷婷一杯,祝愿你们早结连理,幸福美满!」杯子这么一递过来,婷婷笑着端杯站了起来,并拉我的手,在板凳上晃了两下我终于还是站了起来,举起了酒杯,然后是婷婷的爸妈小弟和繁花三艳,全体碰了一杯,弄得我略带尴尬五味杂陈地喝下了这杯酒。
  想了想,我藉着酒意对婷婷说,「婷婷,你在天龙也没什么朋友,现在到繁花了,这姐几个就是你的朋友了,过些日子如果我们办事啥的总要有些朋友帮着张罗,乾脆你来选选伴娘啥的,看她们中谁最合适?」婷婷毕竟是才进社会的小女孩子,人情世故皆浅,哪里听得出我话中深意,略微想了想顺桿子就选了起来。
  「秋哥,我觉得潘莉潘总人不错条件最好,但她应该当我们的主持人或者证婚人,」小妮子还是懂事,如果选潘莉当伴娘,估计这新娘的风采要被这高挑绝艳妩媚至极的大美人儿盖过去许多。「谢娟姐和月琴姐中间,我想选文静秀丽的谢娟姐当伴娘,至于月琴姐大方豪爽,有她来陪酒挡酒是最好的了。」听婷婷这么一说,我倒是又有些吃惊了,这小妮子还是有两刷子的,你看她把这姐几个编排得,进退有据井井有条啊!
  「那叶锋呢?毕竟是女同事,总要给人家安排一个位子嘛。」我死皮赖脸地追了一句,看叶锋这浪妮子满脸通红窘得不可开交,心里暗暗感受到一种异样的快感,「哼,叶锋毕竟是乡下来的,气质品位和形像上都差了许多,」婷婷直接甩出这句,看浪妮子叶锋的泪花儿都要憋出来了,得意张狂得紧哦,「我看到时候让她端个酒掺个酒啥的当个服务员跟在后面蛮好!」话音未落,叶锋已经含着泪花儿离座去了卫生间,说实话,俏婷婷这句话把天龙,不现在算我们繁花自己的叶子楣叶大波也伤得太狠了一些。
  其实浪妮子叶锋不仅波大无敌,且生就一张俊俏动人的漂亮脸蛋子,大眼甜美而妩媚,配上清爽短髮,让她身着一条大红色綵凤绣花软缎子高开衩的紧身旗袍,再套上肉色长筒丝袜,踩上一双性感的细长型尖头红色软缎面细高跟船鞋,上面豪乳高耸,中间掐出小蛮腰,下面两条有型有款的大白腿一路走来若隐若现,这个绝色的捧酒仙子恐怕也会迷倒一大片的。
  所谓繁花旗下无弱将,就是这个意思,没有七八分姿色,我怎么会将她直接金屋藏娇纳为私宠呢。
  潘莉看我脸色知道心里有些不爽,在我大腿上猛掐一下,打着圆场说,「婷婷妈你放心好啦,婷婷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儿,来日方长慢慢筹划嘛,今天我们老大是不是太高兴有些喝过了,我看你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正这个当口儿,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凑近耳朵一听,「白秋你这个死鬼死哪里去了,」闻其声知其人,不是我的大姨太雯丽又能是哪个,趁着大家没注意,我喂喂两声做出信号不好的样子溜出座位到了后面的阳台。
  「大过年的,白秋你跑哪儿去了?」「我在云山这边,谈繁花的三级加盟问题!」我连忙解释着说,「潘莉她们都过来了,一起在这边了解考察市场呢!」「真弄不懂你的,江陵这边才把繁花的架子搭起来,千头万绪放着直营店不做,着急忙慌弄什么加盟店呢?」「雯丽,这你就别管了,你知道我的脾气,想到什么做什么,反正在繁花,我是正的董事长,你是副的,我党和人民军队的传统就是一切行动听指挥!」
  「白秋你个死鬼,就喜欢满嘴跑火车,说实话你就让我管我也没心思没时间管了。去年龙腾这块不管怎么做账,最后交税都交了两千多万呢,我哪里还有精力去管你的那些鸡毛蒜皮劳什子事情。」我就喜欢雯丽这个性格,干事雷厉风行特别爽直畅快,她本是事业型的女人,有龙腾这个舞台给她,就已经让她很满意了,抓大放小中甚至于对我的私生活这块也是睁只眼闭只眼不闻不问的。
  「这样吧,我也很忙,就不打搅你的芝麻绿豆大的小生意了,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吧。」雯丽终于单刀直入说到要点上来,「咱们这一大家人什么时候安排团年呢?你这死鬼倒是发个话啊,火烧眉毛了也不着急。」「上次不是龙腾飞龙和繁花云凤什么的大家都聚过了吗?」我想起前几天各个公司都搞了团年宴,包括天龙的我也参加了,「那是公司的,不算,我们自己也应该聚一下嘛,大家伙儿辛苦一年了,而且你这个咱们家的老大总要说两句才像个样子呢!」
  听她这么一说,我想想也有道理,「好吧,雯丽,不说了,咱们聚一下。」「那日子选在什么时候呢,大年三十晚上吗?」「不行,大年三十我答应叶锋陪她回睛川老家去的。」「哪个叶锋,就是天龙食堂打饭的那个你的最新小情人吗?」「嗯,是她,不过现在弄繁花来了。人家是乡下丫头,人好,心眼儿实在,我早就答应过春节陪她回老家的。」
  「陪来陪去就忘了陪我,好好好,老夫老妻不说这些了。这样看来,我们的家宴只有定在今晚了,我现在忙得走路都带颠儿的,看在人家这么辛苦为你拚命的面子上,你这个死鬼就不要再推三推四了。」我本想今天吃了晚饭再赶回江陵的,听雯丽这么一说,想想她为我为我们这个大家的确做出了许多,再不能伤她的心不给面子了,不过趁这机会讹讹她是再好不过的了,「好吧,雯丽我答应你,今晚赶回来,不过这次到云山和人家谈这个加盟店,开店资金上还有个缺口,挺挠头的呢。」
  那边雯丽一听我哭穷,又好气又好笑的,「那么个小县城字芝麻绿豆大个市场,合作方又没钱,白秋你到底图啥啊,在那里瞎耽误功夫。」我心想自己图人呢,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呢,不过不能给你说,否则这电话一时半会儿绝打不完来着。
  见我有些沉默,雯丽笑笑说,「好吧,白秋你如果今晚赶过来,我就帮你把这个开店的钱出了,算你的跑路费,怎么样够意思吧?不过可不许狮子大开口,哈哈哈」「好,雯丽你够爽快的,就等你这句了。我们关係放在这里,怎么可能乱说呢,钱不多,有个二三十万就够了,另外龙腾帮着铺点货,算你的直销点,也为龙腾的销售做点贡献嘛!」
  「白秋你个死鬼可真逗啊,我的钱你的钱,我说你说,不都是一样的吗?」她开始打趣起我来,想想也是,雯丽和我都是一个锅里捞,一张床上睡的。不过我似乎总脱不了小孩脾气,希望雯丽让着我,似乎这样才更幸福似的。不过总算三言两语中诈出了几十万的开店资金,为婷婷和繁花解决了一个棘手的问题,我的心情也一下好起来了。
  「白秋,我今天可是什么都答应你了的,今天大年二十九的晚上六点半你们一定要準时赶回来,我现去找江陵大酒店定位子,还不知定得到还是定不到,都是你这死鬼害的,」雯丽似乎心里有气,不过大度的她不用我那么细心地去关心照顾,这就是大姨太的优点了。「也不要太着急雯丽,你是龙腾的老总,又是江陵大酒店响噹噹的VIP,他们肯定会给你这个面子的,」我耐心安慰着雯丽。
  「还有白秋,到时候潘莉妹子也一定要到,现在你们都像诸侯各霸一方,平日里电话来网上去的,见个面都困难,这次大家一定要好好聚一下。」「好的雯丽,我和潘莉一起过来,那边你就多担待了,谢谢你!吻你!」我真有些感动了,是啊,随着事业的发展,摊子越来越大,还多亏有雯丽居中协调,现在看来,缺了谁都不行啊!
  回到饭桌上的时候,这边已经接近尾声了,我谈到龙腾今年交了两千万的税时,大家都有些激动,婷婷妈还询问龙腾和我的关係,这时候月琴笑着无比张扬地说,「婷婷妈,龙腾也是我们老大的产业,还有云凤、飞龙啥的,连我们老大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家公司呢!」我故作深沉瞪了骚货一眼,「月琴你可别乱说,龙腾云凤这两块我只是有股份而已,有啥好显摆的。」不过看婷婷母女眼睛瞪得像牛眼,什么叫开眼,似乎这就是了。
  我轻轻给段伯伯又斟满一杯,笑着对他说,「段伯伯,刚才我讹了龙腾江总一笔钱,可能有几十万吧,专门作繁花药业云山店的开店资金,另外还让他们铺些货,今后在营销方面也享受龙腾的一些倾斜政策,怎么样?这下没问题了吧?」段伯伯听我此言,顿时瞠目结舌了小半晌,没想到天大的难题仅仅一个电话就迎刃而解了,「白世兄,啊不,白老大,你看来真是老大啊!」他突发感慨和我乾了这杯,「哪里算什么老大,你还是叫我小白好啦!」我故作矫情表示着谦虚,但婷婷妈那边首先不干了,「老大,呵呵,真是个白老大!咱们家婷婷也不知前世修来什么福分,能跟了你!」
  「这样,白老大,还真要感谢你,也感谢龙腾的老总了,你知道你段伯伯的为人,实在人绝不会浪费你们给的每分钱,」我点头表示着讚许和认同,「白老大,要是方便的话能不能帮我们请龙腾的老总过来,我们趁着春节一起吃个饭,也顺便表示我们的谢意!」婷婷妈也热情招呼着。
  「哦,差点忘了,江陵那边安排今晚团年,我们下午讨论完工作以后马上就要赶回去!」我想起雯丽的嘱咐,连忙声明起来,婷婷妈和段伯伯以及俏婷婷本人都不干了,最后说了半天他们才发现这是个无法更改的决定,只好万般惆怅地表示出心中无奈。
  吃完午饭后是短暂的午休时间,我来到阳台上,眺望下面小县城的景色,不知不觉中,俏婷婷和潘莉月琴几个都来到阳台上,她们三三两两地眺望着深冬午日阳光下的小县城景色。
  俏婷婷斜倚在我身边,我回头一看她还真美啊,雪一样的肌肤白皙而细腻;更有圣女一样的气质文静而娇媚;一头乌黑飘逸的长髮,粉面桃腮,一双标準的丹凤眼,总是有一种淡淡的迷濛,彷彿弯着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性感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着。
  婷婷上身一条粉色靓丽的甜美公主V领长款收腰双排扣大衣,里面一条米色带大领花的针织膝上裙,薄薄的衣服下丰满坚挺的乳房轻轻颤动,浑圆的小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身高足有!一百六十五米修长健美的双腿让我总产生遐想,肉色的天鹅绒长筒保暖袜裹着两条修长匀称的大腿,粉色尖头小羊皮抓皱细杯跟中统靴,小巧玲珑青春性感。
  阳台上风有些大,婷婷戴上了粉色的长围巾、雪白甜美气质的浅帽檐勾花兔毛公主帽,配上银色大耳环和水晶小项链,俏婷婷身上独特的韵味使她拥有一种让人心醉的诱惑力。
  尤其是她头上的那顶蔓露卡雪白的勾花兔毛公主帽,带一个圆弧状浅帽檐,罩住她一头飘逸的长髮,显现出无比甜美娇俏的气质,让我有些看呆了。
  「婷婷,你这头长髮真美,这顶钩花公主帽也很漂亮,搭配起来简直甜美极了!」我不由得夸奖起自己的这个娇俏的小情人起来,「是吗?秋哥,谢谢你的夸奖,人家好高兴。」婷婷很有些得意起来,女为悦己者容啊!
  「白秋你知道吗,人家在高中读书的时候,就有好多男同学追我,他们选我当校花呢!」听婷婷这么说,我饶有兴趣,「是啊,婷婷你长这么漂亮,个子又这么高,没有男同学追你才怪呢。」
  「其中有个追我的男同学特别喜欢我的背影和长髮,他是班上的秀才,还专门为我写了首诗呢!」婷婷见我这么夸她,也有些得意起来,「那你是他的梦中情人了,能不能念两句让我听听呢?」婷婷想了半天,从书房里拿出一个笔记本,里面夹着的那张有些发黄的纸张彰显出岁月的痕迹,那是首长诗,她轻轻念起最后一段:哭也哭了闹也闹了/总脱不了命运之手/虽历尽繁华返璞归真挺身拥真情/终千回百转毅然决然举身赴瑶池当所有挣扎都尝试/当所有努力都付出/尘归尘土归土一切归沉寂/心终于平静,人坦承天地唯有你的倩影在我脑海萦绕/暗香盈袖,窈窕高洁/激发我青春节奏/唯有你的长髮在我心中飘摇/墨色如云,轻舞飞扬/如同我梦的轨迹……
  虽略带青涩但一往情深的诗句感动了我,让我对身边婷婷也充满了情爱,这让她感动万分,心中的欣喜和幸福都充溢出来化成万般柔情。俏婷婷微微抬起头来,一双美目里面大眼脉脉含情,说不出的脆弱和激动,低声说:「秋哥,我真幸福啊,真想一生都陪在你身边就知足了。」她说到这里,再没顾忌到旁边潘莉和月琴的存在,一下扑进我的怀里。
  我的两只大手拦住了俏婷婷的小蛮腰,温香暖玉抱满怀,对方那娇嫩的身躯因为激动而不断抽搐着,更显得楚楚可怜惹人怜爱。我捧起她的美人头儿,握住带一个圆弧状浅帽檐,雪白的勾花兔毛甜美公主帽,手感特别地好,万般怜惜地看着这张美艳漂亮的脸蛋儿如同鲜花在我手中盛放,真是喜欢到心头了。我俯下了头,轻轻吻着对方滑腻的小脸蛋儿,柔声说道,「婷婷,我爱你,今后我们永远在一起,我不会离开你的,你也别离开我!」
  老实说,我白秋并非什么专情的男人,身边的女人一旦多了,很容易就会顾及到这个,而顾及不到那个,难免会让她们感觉到自己被冷落了,这点包括月琴潘莉她们似乎都有些习惯了,没有什么怨恨自己的地方。但俏婷婷没有经过这道坎儿,这一关对有些娇生惯养的她来说很有些难的。
  但此时哪里还顾得到这些,俏婷婷的两只小手紧紧抱住我的腰,感受着我热情亲吻和无限柔情,我烈焰嘴唇带给她巨大魔力,她感觉到自己的身子酥酥麻麻一阵阵的酥软,几乎要被抽筋剥骨软在我身上,她的声音瞬间变得娇娇腻腻的,眉梢中充满了无限媚意,眼里真的是万千风情媚眼流波,几乎要把我融化掉一般了。
  俏婷婷忘记了身边旁人的存在,用自己娇嫩的美乳轻轻摩擦着我的胸膛,用细如蚊鸣一般的声音说到,「秋哥,吻我,吻我……」。我二话没说,已经吻上了俏婷婷那两片柔嫩红唇,感受着那里的香甜,舌头也已经敲开了她那两排雪白的牙齿,进入了她的小口中,与俏婷婷的小香舌纠缠在了一起,尽情吸吮着她小口中真正的芳香花蜜。
  俏婷婷几乎感觉要窒息了,作为二十多岁的青春丽人,对于男女之间那种鱼水之欢是极为欲求的,尤其此时被我吻得浑身灼热,几乎要燃烧起来了一样,身体里面的情慾被激发出来了。「秋哥,别,别这样了,我,我怕控制不住我自己,」俏婷婷的两只小手已经使劲拽着我的衣服,恨不得立刻和我融为一体,但她知道现在地方不对,毕竟周围月琴潘莉和叶锋谢娟什么的都似乎在注视着我们呢。
  我看着俏婷婷小脸如火,滚烫滚烫的,彷彿要燃烧起来一样,她的脸上春意蕩漾,说不出的妩媚娇艳,让人仅仅看看就有食指大动的感觉,恨不得立即佔有了她那娇美的身子,与她好好做爱享受她的万般温柔和性感。四片嘴唇终于分离了,可我并没有停下来,继续轻轻吻着俏婷婷粉红的耳垂,还舔了两下。
  俏婷婷的一双美目已经变得迷离起来,小嘴都小声得不知道说什么,整个人挂在我的身上,彻底柔成了一滩水。我的两只大手也顺着俏婷婷的后背慢慢滑了下去,撩起她的米色带大领花的针织膝上裙,伸进薄薄的衣服下,隔着肉色的天鹅绒长筒保暖袜抚摸起她那丰满浑圆的美臀,感受着那里的美妙肉感,自己真有些爱不释手起来。
  俏婷婷本就情动不已,又突然感受到自己臀部多出两只大手,忍不住娇躯微微一颤,急忙抓住了我作怪的大手,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低声讨饶说,「秋哥,别,别这样,潘莉姐月琴姐她们几个都看着呢。」她偷眼看了看身边的人,见她们都用促狭、惊讶和嬉笑的表情看着自己,小脸腾地红了起来,正如一朵盛开的牡丹花,特别娇艳美丽。
  我刚才也几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虽然昨晚才搂着俏婷婷美美干了两炮,但此时这么一个含羞带臊的俏婷婷大美女入怀,哪儿还顾得上其他?我看了看旁人,只见潘莉等早把头转向了其他方向,彷彿没有注意到我们俩人似的,不过月琴脸上的诡异的笑容却暴露出她们刚才什么都看见了。
  我鬆开了怀里的俏婷婷,在对方耳边笑着说道,「婷婷来日方长,以后我们找个地方好好弄一弄,我好想听你娇吟听你叫床的声音呢!」俏婷婷本就有些害羞,此刻听了我这句话,小脸更是绯红诱人,忸怩着身子用蚊子般的声音娇嗔着,「秋哥你,你胡说什么啊?什么人家叫床的声音,你,简直是只大色狼!」她想到和我做爱时自己忘情的叫声,更是羞涩不已,真的丢人,她的两只小手朝着我的下腰处狠狠掐了过来。
  我知道她比较害羞,于是轻轻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说道,「好啦好啦,没事的,这里都是自己人,没人会笑话你的。」俏婷婷扭动了一下屁股,使劲白了我一眼,说道,「秋哥你真是一个大坏蛋啊!」
  我调笑地刮了一下她的小琼鼻说道,「我如果不是大坏蛋,怎么能骗得了你这个小醋罈子呢?这就叫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啊!」俏婷婷顿时妩媚地白了我一眼,说「你还真会臭美呢!」
  俏婷婷小鸟依人贴在我的身边,我搂着她柔软的腰肢,俩人含情脉脉对视着,甜言蜜语如燕尔新婚一般,而俏婷婷脸上也浮现出一脸幸福小女人的模样。
  叶锋和谢娟见不得我们的亲密模样,早早溜出了阳台,潘莉似乎也想迴避,但月琴拉着她不让走,想继续看大戏的样子。美女擅妒,今天我和俏婷婷的亲暱表现和婷婷洋洋得意的面孔,似乎在月琴的心里烧起了妒火,要不刚才在饭桌上她也不会借结婚这个话题主动挑起争端。
  「秋哥,其实月琴姐长得也蛮漂亮的啊,她结婚没有呢?」怀里的俏婷婷小声问着,「月琴她再漂亮,也没有你一半美丽动人!」我装出深情的样子略微大声说着,接着不顾月琴潘莉她们两人在一旁,就旁若无人地痛吻在俏婷婷的樱唇上。月琴早就有些想发作了,现在看到这情景,咬得牙根崩崩响!俏婷婷故作羞态,「秋哥你别这样,这里还有人呢?潘莉姐和月琴姐还都在呢!」而我一点也不顾,还是搂着俏婷婷又亲又抱。
  「白老大,你们小两口还真够幸福啊,让人看着眼红呢!」月琴狠狠看着我大声说,黑色的方框眼镜架在额头髮梢,凤目圆睁美人发怒别有一番风情,我鬆开怀里的俏婷婷,将她掩在身后,做出保护她的样子,瞪着月琴说,「月琴你别发飙,你和我什么关係,你来管我?」「我们什么关係?我和你什么关係?白秋你个死赖皮你最清楚的!」月琴一下扑了上来,简直像头髮疯的小母兽,又掐又咬的,我示意潘莉拉着俏婷婷离开,然后趁着四下没人一把搂死怀里发飙的骚爆爆火辣辣鸡婆样的大美人儿。
  我心知月琴其实早就见惯了我和别的女人腻味,根本不可能因为这个而吃醋的,否则早被酸死了。这个外表冷艳内心风骚的美艳皇后早就甘心作小任我鱼肉,只要我心里多少有她的位子,再怎么被我作贱糟蹋戏耍玩弄都心甘情愿的样子。
  她今天生气的原因是婷婷想吃独食,而且这次我对婷婷也十分迁就偏心,首先不仅自己亲自陪着婷婷回老家还安排繁花四女来云山,又找雯丽要钱开店,加上在车上在阳台上旁若无人地和婷婷亲热,护着婷婷任她欺负可怜的叶锋,特别是刚才兴之所至的那句话明显就像把她甩开的感觉,兔子急了也咬人呢,何况是繁花的副总,咱们辜月琴辜副总撒个泼啥的很正常来着。
  本就是上惯了的马子操熟了的婆娘,加上今天的月琴打扮得较为精緻,很能撩拨男人的情绪,我哪里还有什么客气,一上来就枪枪夺命刀刀见肉,上面激吻封了嘴让她出不了声,中间撩开外罩的黑色羽绒服和黑色马海毛高领紧身毛衣,三下两下伸进去卸罩子摸起两个奶子,下面则毫不客气解开黑色紧身高腰包臀直筒铅笔牛仔裤的前扣拉开拉链,前面撩阴掏着粉胯,后面尽情揉弄着浑圆的两个屁股蛋子,尤其是她下面黑色的厚棉袜和黑色细高跟带踝袢的船鞋,俏生生立着便露出多半只黑色高跟鞋和一大截性感的黑袜嫩脚背,显得妩媚妖娆,早看得我心里痒痒的,这时候也趁乱撩起她一条美艳长腿,肆意摸玩起性感的黑色高跟鞋和一大截黑袜嫩脚背。
  真恨不得爹妈多生两只手出来,就这么着上下招呼着月琴扑腾了没两下就老实下来了,在我身上掐着咬着发着狠说,「白秋,我恨你,你是月琴的一切,没你的话,就让我辜月琴去死吧!」「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不要你呀!」说实话,今天月琴争宠吃醋生气发怒的娇俏小模样,还真撩拨得我浑身火起来着。
  「白秋你个死赖皮,今天一定要给我,人家憋不住了!」「嗯,好的,爷答应你。不过现在不行,待会儿回江陵的路上,爷答应你好好伺候爷爽一下!」「好啊,人家死在你身上的心都有了,只要爷给我,让人家做什么都随你!」月琴腻在我身上,就像只八爪鱼一样赖着不愿下来。
  「那个段婷婷太欺负人了,要不我怎么会发那么大的火来!」虽然我再三劝说,月琴还是有些忿忿不平,「别,马上开会讨论工作了,月琴你要懂事听话,爷知道该怎么办的。」我耐心说服着,最后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月琴这才面露喜色,用手指在我额头点了一下,说,「好的,白秋你个死赖皮,我辜月琴听你的,不过天地良心,你可千万别骗人啊!」
  我放开了怀里的月琴,让这朵被我凌乱过的娇花上下整理一下,笑着对她说,「月琴我的心肝儿,我白秋何时骗过你的?」